新闻中心

“换我为你撑起一片天”

诸暨女教师21年守护瘫痪丈夫,创造生命奇迹

2020-06-01 08:06

来源:绍兴网-绍兴日报

昨天一早,在诸暨市枫桥镇残疾人康复服务中心,55岁的徐水苗正在康复机上,一步一顿地进行上下肢灵活训练。“胖胖真棒!”每完成一组动作,一旁的妻子王丽华就为之欢呼鼓掌。略有些疲惫的徐水苗,侧过脸,对着妻子憨憨地一笑。

 王丽华陪着徐水苗进行康复训练。

曾经,健康的徐水苗意气风发,是妻子王丽华依靠的一棵大树。然而,一场车祸改变了徐水苗的人生轨迹,他成了植物人。王丽华不离不弃,一次次把他从“沉睡”中唤醒,并为他撑起一片天。

47个日夜后,他醒了

1998年,成婚6年的徐水苗和王丽华,生活美满,事业蒸蒸日上。在东和乡中心学校当校长的徐水苗,被借调到诸暨市预备役军事技术学校担任政教主任。在东和乡中心学校当老师的王丽华被调到枫桥镇上的学勉中学,成为一名高中化学老师。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灾难正在逼近。

1999年冬天,徐水苗去城里办事。他骑着摩托车跟在一辆大车后面,一辆拖拉机突然冲出,与摩托车激烈相撞。徐水苗整个人被甩出老远。

当王丽华赶到诸暨市人民医院时,丈夫已被送进了抢救室。她扯着医生的白大褂,恳求医生告诉她好消息,可医生的话,仿佛无情地击碎了她的精神支柱。医生说,徐水苗已丧失运动和语言功能,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丈夫没出事前,王丽华被丈夫呵护着,像公主一般,从来不为家里的柴米油盐操心,连家里有几本银行存折、密码是多少,她都不清楚。

可是,一夜间,一切都颠倒了。

从来没有在手术单上签过字的她,脑袋一片空白,机械地接过医生递过来的笔,颤颤地在家属一栏签下自己的姓名。而最痛苦的,是医生每天都要她作出艰难的抉择。

王丽华至今还记得那一幕恐怖的场景:医生捧着一块血淋淋的骨头,说是刚从手术室中取出来,是其丈夫颅骨中的一块重要骨头,问她丢弃还是留下。不能丢弃!王丽华心知希望不大,可这是丈夫身上的“零件”,哪怕缺了一个将来也不是完整的人了。再说,万一苏醒了呢?抱着这万一的希望,她请医生把这块骨头好好地存放起来。医生把这块骨头暂时植进了徐水苗的大腿里。

1天,2天,3天……到了第7天,重症监护室里的徐水苗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不仅如此,偶尔还出现瞳孔放大的危急情况。“只要有呼吸,就有希望。”一夜成长的王丽华终于想明白了自己该干什么,她向学校领导请了长假。

重症监护室不能陪护,可徐水苗24小时都得输液。王丽华怕丈夫随时有情况,带上被褥,夜夜在医院大厅打地铺。“徐水苗吃喝拉撒都没有意识,有时候一拉就是一床,全是嫂子亲手料理的,她眉头都不皱一下。”曾去医院探望过几次的好友赵勇说。

47个日夜后,徐水苗奇迹般苏醒了。暂时存放在大腿里的那块骨头派上了用场,经过手术,回到了徐水苗的头部。虽然徐水苗语言和行动能力全失,但光是醒来,已让王丽华对往后的日子充满了希望。

中风后,奇迹再次出现

2000年春,徐水苗出院了。他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不会上厕所,只对吃有概念。5岁的女儿王嘉,甚至比爸爸还“懂事”些。

鱼肚子上的嫩肉,整鸡的大鸡腿,西瓜最中间那口……以前,家里最好的东西都要留给女儿吃,现在,成了丈夫的专享之物。

因为缺少活动,原本瘦削的徐水苗一天天肥胖起来,最重的时候达103公斤。王丽华开始喊他“胖胖”。

“胖胖只会躺着、坐着,我们想让他做康复训练,可他太沉了,我们搞不定。”2000年5月,王丽华回归课堂后,专门请了两个帮手,帮助王丽华父母一起照料徐水苗。早晚各花1小时,几个人架着他在二楼楼道里锻炼站立和行走。王嘉也特别懂事,幼儿园一放学,就回家教爸爸数数字。

“胖胖和嘉嘉几乎是一起‘成长’的。嘉嘉会数1到10,胖胖也跟着数;嘉嘉会认字,胖胖也跟着认。”王丽华说,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徐水苗会终于能简单行动了,还会跟女儿抢东西吃、耍孩子脾气。有一次,为吃鱼肚子上的肉,父女俩又杠上了。王丽华只得哄女儿:“嘉嘉5岁了,爸爸只有3岁,是不是要让让爸爸呀?”

王丽华觉得挺对不住懂事的女儿:“嘉嘉从小养成了把好东西让给爸爸吃的习惯。她现在26岁了,一放假就会回家陪伴我们,把最好的留给爸爸吃。”

2010年,也就是徐水苗出院后第10年,他的智商恢复了一些,已经会独自去附近遛弯了。“胖胖在吃的方面毫无抵抗力。我们一说要去镇上吃盖浇饭、酸菜鱼,他早就一溜烟出发了,很可爱。”王丽华说。

但这样简单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徐水苗小脑开始萎缩,而且情况越来越糟。2017年,他中风了,还出现癫痫的症状。

刚缓过气来的王丽华,又被命运扼住了喉咙。她寸步不离地守在丈夫身边,硬是把丈夫从“沉睡”中再次唤醒。徐水苗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癫痫月月发作。为方便照顾丈夫,王丽华把他安顿在枫桥镇上的诸暨市第二人民医院。

诸暨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残疾人康复服务中心远近有名。今年,徐水苗癫痫好转,王丽华求着主治医师陈尚武,让他带丈夫去康复科负责人问全飞处训练。“我下楼去看患者的情况,老实说,以他的身体情况,我并不看好他能站起来。”问全飞说。

但出乎问全飞的意外,奇迹又一次发生了。从电动起立床训练站立,到坐上功率车锻炼腿脚灵活度,从坐起来都要靠机械辅助,到能够靠墙站几分钟,甚至能扶着两侧栏杆挪步,徐水苗只花了3个月。“在我们的陪伴和鼓励下,他恢复得很好,已经听得懂话了,还能说些简单的字词了。”王丽华开心地说。

王丽华的情况,学校也很理解,为方便她照料丈夫,学校特地调整排课时间。如今,每天早上7点前,王丽华就带着早餐到康复中心,陪丈夫做1小时锻炼后,再回到学校上班。为了不影响学生学业,她白天上课,夜间加班备课、批改作业。

做彼此一生的依靠

“在他出事后,我想过,如果换做是我病了,他也一定会一直照顾我。”王丽华语气坚定。这份坚定,从曾经徐水苗对她的呵护备至中可见一斑。

王丽华和徐水苗是绍兴师专1988届同班毕业生,两人在学校期间不算熟悉。用王丽华的话说,毕业后,他若没有翻过那座山来找她,故事就止于“同学情”了。

“那会儿分配工作,我俩运气都不好。”王丽华说,她被分配到了当时的东和乡凤舞初中,学校在一个山坳坳里。徐水苗则被分到了陈蔡镇(现为东白湖镇)孝四初中,同样在一个山坳坳里。有意思的是,这两所偏远的山村学校,只相隔一座山岗。

1988年下半年,她眼睛发了炎,怕传染给学生,就向校长请了假,一个人呆在4平方米的狭小宿舍里。在她陌生、无助的时候,徐水苗翻过山岗,来到她面前。

王丽华回忆说,当时,徐水苗想回老家街亭,但从孝四初中到街亭要横跨陈蔡水库(现称东白湖),需要坐船。走哪条路更快呢?徐水苗翻看着地图,突然发现,她所在的学校就在山岗后边,仅10余里路程,便想过来看望一下老同学。看望老同学不能空着手,徐水苗特地从水库源头钓了几尾鱼。

“那会儿我家胖胖可瘦了,1米75的个子,110来斤,帅帅气气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心里的无助感立马烟消云散了。”王丽华沉浸在过去的美好回忆里。

徐水苗去得勤,又贴心,一来二去,大山两边的两位老师相爱了。1992年,两人一同调入东和乡中心学校,携手步入婚姻殿堂。“1996年左右,他就当了乡校校长,1998年又调到预备役军校。里里外外,都是他当家,为我操心一切。”王丽华说,“现在,换我为他遮风挡雨了。”

21年,王丽华从柔弱的姑娘变成了行事果断的的“女汉子”;徐水苗从一个高瘦的青年,变成了胖胖的“大男孩”。唯一不变的,是彼此都想成为对方的依靠。


作者:记者 翁佳美 文/摄编辑:王颖

  • 越牛新闻客户端

  • 绍兴网微信

  • 绍兴发布微信

  • 视听绍兴微信

  • 绍兴发布微博

爆料

新闻热线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zjsx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