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硬汉”突然走了 没留下一句告别的话

2019-10-09 08:37

来源:绍兴网-绍兴晚报

长时间工作劳累,积劳成疾,让金武明永远离开了。10月5日上午,金武明从村里土灶长廊二期项目建设现场回来,突发心脏病,因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2时不幸去世,年仅43岁。

金武明是新昌县大市聚镇东郑村村委会委员。今年6月,他被大市聚镇党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突如其来的噩耗,震惊了家属、亲朋和深爱着他的人们。今年以来,金武明负责村里正在实施的土地征收、村委办公场所改建、土灶长廊建设等工作。今年8月中旬,土地征收启动;9月20日,村委办公场所改建启动;9月29日,土灶长廊二期项目启动。联村干部刘洋说,金武明的身影经常出现在项目现场,国庆假期,他也忙得没有停过。在村民眼中,金武明特别能干事,是个硬汉子。

金武明去世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了,人们不敢相信,“硬汉”金武明就这样离去。

驾驶机械在池塘清淤。

国庆假期也在忙,耽误了治疗

土灶长廊项目是东郑村集体经济增收项目。9月28日,村里开会决定,在土灶长廊项目加装6个灶头,具体事项指派给金武明。金武明家到土灶长廊建设现场,骑摩托车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为了项目早日建成营业,一天五六次的督查,是金武明的“必修课”。

驾驶机械在池塘清淤。

10月5日上午7时50分左右,村委会委员王家和来到金武明家,金武明刚从土灶长廊建设现场回来。不久,村民袁正华、石小波、袁剑锋也陆续来到金武明家拉家常。几个人像往常一样,商量起村委会办公室改建的事宜。

王家和说,金武明待人热情,只要晚上他在家,村民们都愿意上他家坐坐。“这段时间我看他脸色泛黄,老喊心绞痛,我们好几次劝他去医院检查,每次他都说没心思,等工程完工了就去。”就在事发前一天,镇干部章泽明来村走访,发现金武明气色不好,建议他第二天就去医院。金武明嘴上答应,可一转身又回到了项目现场。

哪知只过了一天,阴阳两隔。

紧盯项目,经常来不及吃饭

“金武明待人热心,做事认真!”这是记者在东郑村采访时,听到村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6日下午,东郑村党支部书记潘杰领着记者来到土灶长廊二期项目建设现场,砌灶头的师傅丁兴还在紧张工作。“自9月29日动工开始以来,金武明每天都来工地,一天来五六趟。昨天来还问我缺不缺材料、做得咋样了,站了一会又说自己心脏疼,我看他倚着灶头,脸色不好,就劝他回去休息,我保证尽心尽快做好。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丁兴哽咽着告诉记者。

潘杰指着灶头上贴着的年画说,金武明是个做事认真的人,村里不论布置什么工作给他,他都能做好。那天村里开完会让他负责建灶头,晚上他就在打电话安排小工了。建灶头的丁师傅是他专程从嵊州请来的,这个年画还是他特意贴上去的。村里人都知道金武明一个月前就说心脏疼,让他去医院看看,他说忙完这几个灶头就去。

美化绿化村庄环境,金武明种植树木。

村土地征收涉及82户52亩,大部分在金武明所在的村民小组,工作复杂繁琐,金武明主动请缨。村民袁寅的母亲梁贤凤,乡土情结浓厚。金武明几次上门做工作都碰壁了,但他没有放弃,依然坚持做工作。袁寅是金武明的朋友,平时在新昌上班,没工夫回来照顾母亲,就拜托金武明照顾。后来,袁寅主动帮金武明做起自己母亲的工作,最后梁贤凤同意土地征收,支持美丽乡村建设。

村干部介绍,那段时间,金武明就说时常感到胸口疼、夜里睡不好觉,好几次半夜起来,坐在室外的小凳上,等疼痛缓解才回去睡。“白天村民都有活在忙,金武明和其他村干部就趁夜里挨家挨户做工作。有时这户忙好又赶到另一户,经常来不及吃饭。”联村干部刘洋说。

村民梁钥协助金武明做修剪花草和其他施工等零碎活。梁钥说,金武明不仅工作认真,邻里间的小事也很上心。他与邻居曾发生房屋土地纠纷,金武明看到后主动了解情况,劝说大家各退一步,从此邻里又相敬如宾。

“没说一句告别的话,就走了”

5日上午,送走村民,吃过中饭,金武明感觉很累,坐在小凳上休息。

11时45分左右,从不午睡的金武明感觉不适便躺下休息。等到妻子张美霞发现时,他扑在窗口,满头大汗,嘴唇发紫,口吐白沫。张美霞哭着介绍,当时金武明呼呼呼地喘气,向她要救心丸。金武明服下救心丸后,张美霞慌乱中先后拨打120急救电话和金武明父亲的电话。

等父亲金保兴赶到,发现金武明脉搏都没了。

12时35分左右,村民石小波、袁正华接救护车到达现场。医生检查后,摇摇头,张美霞哭着请求救救丈夫。下午2时许,经医院抢救无效,金武明最终没能扛过去……

在父亲金兴保眼中,金武明是一个孝顺的儿子。“看看香烟老酒没了,他会主动送来;家里的煤气没有了,他马上去灌;他经常跟我们讲,要搞好身体,没想到他自己却没有搞好身体,走了。”老人欲哭无泪。

村里开展“三治一提升”工作,金武明(右一)参加道路两侧除草。

“他为人诚恳,工作认真。”岳父张春山的话语不多,在他眼里,金武明是个好女婿。

突然失去丈夫,张美霞一下子懵了。6日下午,张美霞抹着眼泪告诉记者:“金武明把村集体的事当自己的事业在做,他没有其他工作,全家三口人基本上就靠我在丝绸厂工作的3000多元月薪过日子。村里人都知道他近来身体不舒服,但他因公事忙而一直拖着。前几天他在薰衣草庄园里晕倒的事,也是别人告诉我的,本来约好今天早上由我弟弟带他去宁波的医院看看,没想到突然走了,一句告别的话都没留下。”

记者走进金武明家中,家里空落落的,没什么像样的家具,斑驳的楼梯仅仅糊上了一层水泥,甚至还未装上栏杆。张明霞翻出金武明今年6月获得镇优秀共产党员的荣誉证书给记者看:“还有其他的工作笔记,他都藏起来了,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他也从不给我看,村里的大事也不同我讲,他更像是村集体的丈夫。”主心骨没了,儿子还在读初中,张美霞泣不成声。

金武明走了,东郑村的村民们在痛惜他英年早逝的同时,也怀念他“舍小家顾大家”的干劲。镇村干部说,金武明用热血和行动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和担当。

作者:记者 曹连荣 实习生 王若捷编辑:黄靖芳

  • 越牛新闻客户端

  • 绍兴网微信

  • 绍兴发布微信

  • 视听绍兴微信

  • 绍兴网络电视台微博

  • 绍兴发布微博

爆料

新闻热线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zjsx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