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号角:歌声点燃爱国烈焰

2021-01-28 11:17

来源:绍兴网—绍兴日报

2020年央视春晚,伴随着唯美细腻的舞蹈,诞生迄今已有86年的《渔光曲》再次搬上舞台。当委婉惆怅、悠扬舒缓的旋律再次响起,没有人不为之动容。

这是由嵊州籍著名音乐家任光谱写的曲子。任光,不仅创作了充满艺术之光的《渔光曲》,更为推广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作出卓越贡献。

确实,在中国音乐史上,从没有一个时期像抗战时那样,用歌声把全中国人民的心连得那么紧,更用歌声激发出奔涌不息的民族精神。在那些唤醒民众抗日的嘹亮歌声中,或闪耀着绍兴杰出音乐人的身影,或融入了普通绍兴人的铿锵合声。

他的《渔光曲》深深打动了中国人

夏夜,漫步在越城区梅龙湖东侧的电影文化主题公园,凉风习习,波光潋滟,让人沉醉。

音乐家任光的雕像就立在这里,他张开双臂,神情激昂。一旁的公园里,有袅袅歌声传来。原来,几个青年在此练歌,他们架着话筒,身背吉他,时空仿佛在此刻交错。

80余年前,位于上海北京东路贵州路口的金城大戏院外人头攒动。一对对穿着时髦的青年男女步入戏院,只因当天电影《渔光曲》公映。

“云儿飘在海空,鱼儿藏在水中……鱼儿难捕租税重,捕渔人儿世世穷……”委婉惆怅的旋律在戏院响起,观众的心情被剧情、歌词和旋律不断牵动着。电影结束,人们久久不肯散场。这首由安娥作词、任光作曲的影片插曲,一下子被人们记住了。《渔光曲》唱出了底层渔民生活的艰辛与动荡。

抗战之前的十里洋场,一片繁荣。任光从法国留学、越南工作后回国,在法商的开办的上海百代公司当音乐部主任,生活优越。如今在上海徐家汇的百代公司旧址,已然成为了文保单位。这幢红砖面墙、砖木结构的“小红楼”,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唯一的一家音像公司所在地。任光就在这里工作,身着白色西装,优雅从容。当时的著名歌星王人美、周璇、李香兰等都曾在这里灌录过唱片。

彼时,国内局势风起云涌,不少底层百姓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任光没有沉溺于优越的生活,为创作具有时代意义唤醒民众的歌曲,他主动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革命音乐组织取得联系,并结识了田汉等左翼文化人士。

1933年,中共在上海成立“中国电影文化协会”,任光与聂耳、夏衍、田汉、蔡楚生等人当选为协会执委。大会号召电影工作者要积极投入“电影运动的向前运动”,去共同建设“新的银色世界”。《渔光曲》正是响应这一号召的任光在音乐上的全新尝试。

出生于嵊州的任光,少时家庭并不富裕,父亲开了一家石匠铺,每天陪伴他的是开凿石头的叮当声。虽然身处大上海,但任光心里知道,在祖国大地上,还有千千万万的贫困农民,他们还在为生计忙碌奔波着。音乐必须要深入群众,只有唱出百姓心声的歌曲,才是鲜活的。

为了写好这首歌,任光特地跑到上海崇明岛等地和渔民一起生活。吹着带着咸味的海风、听着拍打着礁石的海浪,任光灵感如泉涌,当即谱就了《渔光曲》。值得一提的是,出生于越剧之乡的任光,在这首传世佳作中,加入了不少“的笃班”小调和越剧的抒情韵味。

连续84天,电影《渔光曲》场场爆满,成为了那年街谈巷议的一部经典佳作。作品不仅轰动了上海滩,还轰动了莫斯科。次年在莫斯科举办的国际电影节上,《渔光曲》成为了中国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影片。

“《渔光曲》一出,其轰动的影响甚至形成了后来影片要配上音乐才能卖座的一个潮流。这支歌内容的现实、节调的哀怨,以及它配合着影片的现实题材,都是使它轰动的理由。”聂耳这样评价。

《渔光曲》的成就,奠定了任光在电影音乐史上的地位。

他让《义勇军进行曲》唱得更响更远

“任光是用音乐作武器的革命者。”2011年,在纪念任光去世70周年纪念活动上,著名音乐家周巍峙掷地有声。

明年是任光去世80周年,由嵊州市委宣传部牵头的三集广播剧《音乐家任光》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近日,记者采访到了该广播剧编剧、同为嵊州人的钱勇。“任光是一位知识分子,举止绅士,在音乐上有很好的艺术追求和音乐素养;他同时也是一位革命者,创作了一系列宣传抗战的歌曲,对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钱勇说,这部广播剧力求用声音的形式,还原任光身上的刚与柔。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国歌激昂的旋律令人振奋,这首歌诞生至今已有85年。

《义勇军进行曲》原是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田汉作词,聂耳谱曲。任光第一次听到这首激荡人心的歌时,便下定决心要把它推向全国。然而,这首歌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便带着中国革命家的几分悲凉。田汉在完成歌词后不幸被捕;聂耳在谱曲后不幸溺亡,年仅23岁。

传播《义勇军进行曲》,对于任光来说,既是完成好友的愿望,也是对当时抗战的有力呐喊。百代唱片公司的负责人怕这张唱片引来麻烦,任光却极力坚持。

1935年5月9日,任光组织电通影片公司的盛家伦、司徒慧敏、郑君里、金山、袁牧之、顾梦鹤、施超7人演唱《义勇军进行曲》,在上海百代公司录音棚里第一次录下这首歌,灌制成唱片。这张编号为34848b的黑胶木唱片,至今还保存在上海的国歌展示馆里。

唱片一经发行,便在大江南北广为传播,有力地推动了中华民族抗日救亡运动。在法国进修期间,任光还组织巴黎华侨合唱团,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并多次公演。有国外代表听后称赞:“中国现代歌声蕴藏着中国的无限希望。” 

除了灌制《义勇军进行曲》,任光还创作了《打回老家去》《十九路军》《少年行进曲》《中国进行曲》等多首抗战歌曲。在巴黎民众歌唱团为西班牙难童募捐举办的歌咏比赛会上,任光登台为《中国进行曲》做钢琴伴奏。当时的法国报纸曾赞誉:“这次节目最成功者,当为中国人民作曲家——任光先生所作《中国进行曲》,该曲能充分表现出他对祖国人民抗战的同情与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之决心。”

抱着心爱的小提琴,41岁的任光最终倒在了战场上。他短暂的一生,获得了极高的赞誉,叶挺称他是“中国的音乐之星”,聂耳称他是“我们的导师”,《新华日报》称他为“民族的号手”。

为纪念任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浙江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嵊州市委宣传部及安徽电影制片厂于2010年联合摄制了四集音乐电视专题片《民族的号手——任光》,以此来纪念任光诞生110周年。

在嵊州中学的校园里,屹立着任光的铜像,校史馆还陈列着任光的事迹。在全校师生的心目中,任光是精神之光。国歌声激励着一代一代学子奋勇向前,努力拼搏。

延伸阅读:

古越大地 战歌嘹亮

以音乐作为武器,鼓舞人民,支援抗战,绍兴不仅走出了“民族之光”任光,也扎根着无数本地的爱国音乐工作者。他们虽不能前往一线抗击日军,但在国家危亡之际,坚持用音乐为抗日救亡运动助燃

绍兴曾有一个少年营,成员们除了学习政治和军事基本常识,还学唱《大刀进行曲》《流亡三部曲》等抗战歌曲。新昌则有一个少年补习班,在课余教唱《马赛曲》《游击队之歌》《到敌人后方去》等歌曲。

“鬼子们到了,鬼子们到了,越国的儿女们,快站到钱江的前哨。我们的祖宗是越王,我们的血要交流到一道,我们的臂膀是钢铁,我们的手要拿起杀敌的枪刀。保卫大绍兴,冲过钱江北岸的城堡。鬼子们到了,越国的儿女们,快拿起我们的枪刀。”

歌曲《保卫大绍兴》由贺杨灵作词、贵畹兰作曲,原载于1938年7月10日《前线》杂志第十一期,歌曲表达了不愿受辱、勇于抗战的反抗精神。

贺扬灵是江西永新人,他对绍兴抗战局面的形成起过重要作用,曾两度主持绍兴地方军政,前后共达5年时间。他曾任三区政工队大队长,歌曲《保卫大绍兴》正是在这一时期完成的。同时期创作的歌曲还有《八百壮士》《我现在要出征》《我们一百二十万人》《我们的热血在沸腾》等。

1941年,一位名叫向阳的作者,用一篇题为《我们的歌声》的文章,生动记录下了当时绍兴学校里的一景:

在课余,学校里常常哄哄地扬起一阵阵歌声,同学们做完了数学习题,刚丢下笔,就“风在吼,马在叫”。于是,不知不觉中大家跟着唱起来,“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有几天晚饭后,天下着雨,大家不能到外面去散步,挤在昏暗的教室里没事,于是,大家也唱起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洪亮的歌声,挤满了教室,挤到了天井里,也飘向对面的教室,对面的教室又撞起了回声。于是,整个学校就哄哄地奔流起热烈的歌调,好象天并没有暗,年青人的心里,就存着一个炽热的太阳。当早晨,东方刚泛起白亮,起身铃响了,于是,同学们一扶起身就用哑涩的喉咙唱起:“起来同胞们,起来和鬼子们拚……”校长说:“歌唱能促使我们早起的。”

1943年6月,绍兴县青年反敌行动队成立,有队员60余人,他们的主要活动便是宣传抗战。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还改编歌曲,将《我们在太行山上》改为《我们在会稽山上》,将“星光映着汾河湾,月色迷着吕梁山”改成“星光映着杭州湾,月光迷着会稽山”。这些歌词在宣传抗战的同时,也反映了当时进步青年对于家乡的热爱。

作者:记者 於泽锋编辑:黄靖芳

  • 越牛新闻客户端

  • 越牛新闻微信

  • 绍兴发布微信

  • 越牛新闻微博

  • 绍兴发布微博

爆料

新闻热线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zjsx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