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平台介绍 好人好事 视频聚焦 专题图片 绍兴文明网 爱心博物馆
您的位置:   绍兴文明网 >> 专题首页 >> 好人好事
不到两年给奶奶写了51封家书
爷爷王一飞是个铁骨柔情的人
记者连线北京,听王一飞孙女沈小英讲述一个浪漫的爷爷
绍兴网 2011年05月26日 15:34:18 手机看新闻

王一飞与陆缀雯1926年底在上海

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很多著名家书,闪耀着人类崇高理想与高尚灵魂的光芒。中共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家书,更是尤为悲壮,尤为无私,尤为情深,尤为感人。1920年,王一飞离开故乡上虞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但他留下了51封家书,字里行间,他的理想、情操、精神、生活,深深地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后来人。

昨天,通过多方打探,记者联系上了王一飞的孙女,现任法律出版社财税出版分社社长、中国司法杂志社总编辑助理沈小英女士,听她讲述一个浪漫的爷爷。

51封家书

是爷爷留下的宝贵遗产

“我爷爷王一飞1921年入党,是第五届中央委员、第一任中央军委秘书长。1928年他牺牲时,没有给我们家留下任何物质方面的财富,仅存的一些遗物也早由我奶奶陆缀雯、父亲王继飞捐给了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其中包括爷爷给奶奶的51封家书原件。信捐了,但信中的文字,值得我们永远铭记,这是爷爷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这些书信,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以民族情为重家族情为轻;以国家情为先小家情为后;以人民情为急个人情为缓’的人性中最无私、最高尚、最宝贵的伟大品格与情操。”

沈小英说,爷爷在紧张工作与严酷战斗的间隙,将对亲人的思念付诸笔端,写下这些家书,字里行间充满了亲情、激情与爱情,既有似水的柔情,又有勃发的豪情,是革命者与亲人间的心灵交流。爷爷在信中曾不下十次写道,希望奶奶“精神畅快、身体强健”,自立自强,学习进步。多年来,奶奶、父亲再三用爷爷信中这些话教育我、激励我、引导我。爷爷的话,是我们家的“治家格言”,精神追求要丰富,物质追求勿过度,认真对待事业,严肃对待人生,成为我们家的家风。

一个最讲真爱的人

他是一个浪漫的革命家

沈小英小时候就爱读爷爷给奶奶的家信。特别是20多年前,当她才10多岁时,读到其中的一些词句,不禁对爷爷感情表达的直白、大胆而惊讶。原来,革命者是最讲亲情、最懂真爱、最懂浪漫的。这是家书留给她的最初印象。王一飞与志同道合的陆缀雯1926年2月7日结婚,至1928年1月18日王一飞牺牲,不到两年时间,爷爷王一飞给奶奶写了至少50封情真意切的家书。在极其残酷的斗争环境与极其严峻的革命形势下,有时三四天就有一封家书,足见他对情感的万分珍重。有研究者称,王一飞是我党我军中婚史最短而家书最丰富、最浪漫的革命家之一。现在有些观点把革命者误解为“只知斗争,不懂情感”的人,是对革命历史和革命先烈的无知。沈小英从小就从奶奶、父亲口中得知,也从邓(颖超)奶奶、康(克清)奶奶等老一辈无微不至的关怀中感受到,老一辈革命家最讲亲情,最懂得真爱。现在有的文学、文艺作品把老一辈革命家描述得无情无欲,其实是一种概念化。

但在人民利益面前,王一飞牺牲了他所珍视的亲情、爱情。结婚不久,他就被派往汉口、长沙等地执行重要任务。在客轮上,王一飞写信给他深爱着的妻子:“骤然离开我爱,忽忽如有所失似的!虽然此次因校事而自动的自愿的且有理智的别离,但终不能打消我私心的难受……”他还写道:“但我们的生活是奋斗的,在动的状态中,如庸夫庸妇之终老牖下,寸步不出雷池者,不可能,亦不愿!”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古往今来,都是人类一种最崇高的精神。

一个最讲孝道的人

忠孝不能两全

让妻多尽孝道

爷爷9岁失怙,母亲守寡。母子情感之深,可想而知。1927年8月,他在汉口给奶奶写了一封十分感人的信,其中写道:“我母老矣!我出门又不易归,你须趁此机会,为我多尽孝心!”每当沈小英读到这里,都禁不住潸然泪下。爷爷虽然在忠孝不能两全时,选择了为国家和民族献出生命,但尊长尽孝,仍是他十分珍视的美德,孝敬老人,是他未能实现的遗愿。沈小英说,自己人生中永远不忘的一件事,就是在爷爷、奶奶、父亲的祭日,为他们祈福。虽然他们都是坚定的共产党员、无神论者,但我宁愿相信有天堂,并坚信像他们那样为他人幸福工作、奋斗一生的人,会在那个更美好的世界里团聚。这也成为沈小英生命中的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她常常对同事、朋友们说,“我们要及时尽孝,切不要为无法弥补而后悔。”这也是为了完成先辈的遗愿。

一个最忠于革命的人

为了民族“大生意”

“精神”永不变

王一飞婚后从事的革命工作,除了在北伐军中的一段短短的时日,大多是在军阀、国民党右派统治的地区,所以信中少有豪言壮言。在这期间,他参与组织第三次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担任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参加著名的“八七”会议,他的激情、他的理想、他的事业,却无法通过书信向家人倾诉。沈小英说,一遍遍地诵读爷爷家书,只能从字里行间,“听到”爷爷的心声。

1927年秋,中共中央任命王一飞为中共湖南省委书记。1927年8月,蒋介石早已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在武汉的汪精卫也开始“清共”,王一飞只能在信中说:“此间物价腾贵,纸币难用,甚为困难,但尚幸平安耳。店中已无生意。”8月7日当晚,“八七”会议刚刚结束,他便写信给陆缀雯:“我归之期,当在秋后决定”,流露出他对以秋收武装起义反抗国民党屠杀的期待和向往。此后环境更趋恶劣,王一飞在信中说:“我的环境是很苦,并曾经受许多打击,所以才出来做生意,我相信此精神现在还不变。”“家中迭遭变故,不得不勉强支持,以分人子之劳。”

每每读到此处,沈小英说自己不禁遐想——爷爷做的是什么“生意”?是民族解放、国家复兴的“大生意”。这是王一飞爷爷以及他们那一批先烈的理想,这种理想如此坚定,以至“迭遭变故”,而“精神不变”。沈小英说,爷爷的家书,就像“播种机”一样,把爷爷的理想,种在自己的心中,并一直把自己的成长历程视为继承爷爷王一飞遗志的过程。而爷爷王一飞的家书,无疑是她人生道路上最好的导师与教科书。

1928年1月上旬,由于叛徒告密,中共湖南省委及长沙市委等机关先后被国民党长沙反动当局破坏。中旬某日,王一飞等开会时被捕。1928年1月18日,年仅30岁的王一飞从容就义于长沙教育会坪。


来源:绍兴网-绍兴晚报 作者: 编辑:樊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