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周恩来:80年前,在绍兴的四天三夜

2019-09-30 16:02

来源:绍兴网-绍兴日报

                                    1939年3月30日,周恩来在姑父王子余家与亲友合影留念。(资料照片)

                                                   1939年3月,周恩来在“大禹陵”碑前留影。(资料照片)

       1939年3月,周恩来在绍兴为亲友亲笔题写多幅题词。图为题词之一:“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 (资料照片)  

悠悠曹娥江贯穿南北,承载着丰收的喜悦;古老浙东运河蜿蜒东西,流淌着幸福的故事……金秋的绍兴,大街小巷沉浸在喜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氛围里,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息。  

“我是绍兴人!”周恩来生前多次说过,他以故乡绍兴为豪。

80年前,1939年3月,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南方局书记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赴浙江视察抗战形势,并以回乡探亲祭祖为名,于3月28日至31日回到绍兴。

当时,日寇铁蹄长驱直入中华腹地,上海沦陷、武汉失守、浙江告急……抗日战争正处于关键时刻,国民党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方针,绍兴地下党组织遭严重破坏。

在绍兴的四天三夜里,周恩来每天工作时间超过20小时。他在国民党严密监视下,进行有勇有谋的斗争,广泛团结和争取各界爱国人士,激发全民抗战斗志。

国庆节前夕,记者沿着周恩来当年的足迹,探寻总理回乡的初心和使命。

“绍兴真是个好地方……可以成为抗日根据地”

3月28日凌晨3时半抵绍,次日凌晨3时就寝。视察抗战工作,登府山,出席座谈会

绍兴西郭门,1939年3月28日凌晨3时半。从萧山临浦驶来的小汽轮缓缓靠岸,周恩来踏上了故乡的土地。

今天的西郭门,历尽沧桑,焕发新姿——千年古运河畔,迎恩门水街,古朴与繁华交相辉映,透射千年古城勃勃生机。不远处,一座西郭立交桥贯通柯桥,中国轻纺城正向“新时期国际纺织之都”迈进。

当时,周恩来身边只有两个人,秘书和警卫员,戎装简从。迎接他的是绍兴国民党三区专员贺扬灵、县长沈涛等20余人。一下船,周恩来便乘坐乌篷船直抵下榻地绍兴县商会,开始争分夺秒的绍兴之行。

上午,周恩来密集会见绍兴县国民政府要员、社会各界代表。约11时,贺扬灵、沈涛等邀周恩来一起登府山。

府山,越王勾践演绎卧薪尝胆、灭吴雪耻的发韧之地。府山越王殿是当时国民党绍兴政府专员公署所在地。登高远眺,周恩来有感而发:“绍兴真是个好地方,山乡山脉连绵,峰峦起伏,地势重要,可以成为抗日根据地。长期抗战要依靠它,不应小看它啊!”

下午,视察绍兴三区政工指导室、《战旗》杂志社。周恩来看到礼堂上“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的标语,兴奋地说:“这个口号提得好!表现了越王子孙、鉴湖女侠的奋斗精神。”

晚7时半,由绍兴县政府组织的座谈会在越王殿举行,与会者150余人。10多位代表相继发言,并提出20多个问题。周恩来认真听取大家发言,神色凝重,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国民党能够按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实行全民抗战,那么不论当前的困难还是今后更大的困难,都是能够解决的。”他一一剖析大家的问题,消除疑虑:“当前我们面对两个敌人:一个是日本帝国主义,一个是汉奸……只要充分发动群众,进行全民抗战,这两个敌人都会被打倒,抗战一定会获得胜利,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针对绍兴民国日报社社长“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两党会不会打内战”的犀利发问,周恩来严正指出:“正因为10年内战招致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人民深受痛苦,人民决不要内战。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无论哪一个党派要发动内战,它必然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唾弃!”

话音一落,全场震动。就在这时,防空警报骤响,反动派企图扰乱会场。但周恩来不为所动,态度坚决,依然慷慨陈词。座谈会延长到凌晨2时结束。

民族至上,国家至上。回乡第一天,周恩来利用一切机会,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鼓与呼,真知灼见让在场的人深受感染。“周恩来是共产党中的一流人物。”回到家后,贺扬灵对妻子卢继芳这样说。

“全心全意投身抗战大熔炉里”

3月29日清晨6时起床工作,次日凌晨3时就寝。祭祖,拜谒大禹陵,为亲友题词

1977年9月,邓颖超按照周恩来总理遗嘱,托人将绍兴13座祖坟平去。此后,他的侄儿侄女来绍兴扫墓时,都是“没有祖坟的祭祀”——对着一片空地,献上鲜花,鞠躬。周恩来侄女周秉宜说:“伯伯这么做,为了移风易俗,还地于民。作为大国总理,他的心中只装着党和国家、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

如今的柯桥平水镇四丰村唐家岙,田野里绿里透黄,一派丰收景象。田埂左侧一角菜地,曾是周氏十六世祖周文灏的墓地。连着菜地,是青山绿水掩映下的一栋栋小洋房。村民们说,每次路过这片菜地,心里总会想起周总理。

80年前的绍兴之行,周恩来是以祭祖之名而来的。3月29日,周恩来在亲友们陪同下,经五云门,赴平水唐家岙等5处祖坟扫墓祭祖。每到一处墓地,周恩来都亲自上香,行三鞠躬礼,并给看坟人一些酬谢。

周恩来心中,还惦记着一位他崇敬的祖先——大禹。扫墓回来,他便提议去大禹陵。

“夏禹治水是好,大禹向大自然作战是不容易,中国历代统治阶级都没有学好大禹治水这一课,他们只晓得遏制,不晓得利导,所以成了专制魔王,到处受到人民反抗。他们是注定要失败的。”周恩来站在大禹陵石碑前,凝望“大禹陵”三个字,幻想中的滔滔洪水化作了连天的抗日烽火。笔挺的站姿、坚毅的眼神,周恩来站在“大禹陵”碑前留下的这张照片,似乎是在用自己不屈的意志告慰先贤。  

“你们要学习和发扬‘五四’革命精神,全心全意投身抗战大熔炉里,在炮火中学习,在炮火中锻炼,为抗战胜利和祖国前途作出应有贡献。”回城路上,周恩来一再叮嘱同船青年。

晚上是亲友聚餐。体验亲情也许是周恩来这一生最奢侈的事。围坐在祖居百岁堂的大圆桌边,敬酒、畅谈,其乐融融。当周恩来向表弟王贶甫敬酒时,王贶甫满怀歉意地说:“病刚初愈,不能多喝酒,请兄多喝几杯。抗战胜利后,我一定痛痛快快地喝它三大杯。”周恩来大声说:“好!好!”

“勿忘鉴湖女侠之遗风,望为我越东女儿争光”“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聚餐后,周恩来念念不忘抗日之事,连写10余幅题词,勉励亲友。他一边题词,一边吟诵《沁园春·雪》,一遍又一遍重复:“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洪亮的声音里,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历史担当,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信念。

“今天要卧薪尝胆,誓雪国耻”

3月30日晨7时起床工作,3月31日凌晨3时就寝。与工人促膝相谈、赠题词

光明路,是一条仅百余米长的寻常巷陌。但这条小巷,曾见证当年历史风云,孕育着一个光明梦想。

光明路的前身是火珠巷。周恩来姑父王子余的家就在火珠巷木桥弄5号。王子余去世后,为纪念这位进步人士,1946年,绍兴县政府将其改名为子余路。“文化大革命”前夕,王子余之子、时任绍兴市副市长王贶甫提议,改名为光明路,以纪念周恩来给绍兴大明电气公司青年职工的题词。

“在国家环境整个的变动下,青年在这时代里所占的地位是最困难而又最重要的。”周恩来对青年运动的地位和任务一直十分关注。此次绍兴之行,他同样关心家乡青年的所思所想。表弟王贶甫当时在绍兴大明电气公司工作。他请表弟出面,邀请到5位青年职工史美钰、陆与可、蒋桐生、周文元和顾康年座谈。30日晚8时半,这几位从事抄表、校表、收费、抄写的青年如约来到周恩来姑父王子余家座谈。

5位年轻人一进门,周恩来主动迎上去,与他们一一握手、让座。面对这位亲切的兄长,青年们踊跃发言。有青年提到日本侵略者实行的“三光”政策让人担心、害怕。

“日本人想侵吞全中国,是有长期准备的。”周恩来耐心分析道,“日本军国主义代表大资产阶级,穷兵黩武,扩充军备,对外侵略,人民赋税日益加重……必将失去民心。”

“我们是保卫祖国、民族图存、抵抗侵略的正义战争,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今天要卧薪尝胆,誓雪国耻。”周恩来以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为例,提振青年士气。

“那为什么西安事变把蒋介石关起来又把他放了?”“为什么军商大搞走私,垄断米价,没人管?”……青年们争相提问,周恩来逐一细心解答。青年们茅塞顿开,深深为他的气魄与智慧折服,一个个提出题词的请求。

考虑到夜已深,周恩来请5位青年先回家。经深思后,他连夜题下“前途光明”“无限光明”“光明灿烂”“为光明而奋斗”等题词,饱含深意。这一幅幅带有“光明”的题词,就像一粒粒“光明”的种子,播撒入心,生根发芽。光明的事业代代相传,迸发出无穷力量。

秋日的阳光,洒落在光明路火珠桥上,温暖而恬静。千年火珠桥,连通光明路,通往建设中的绍兴轨道交通1号线。古城绍兴已实现从鉴湖时代向杭州湾时代的跨越。这是绍兴践行光明之志的坚实行动。

“只要团结一致、坚持抗日,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3月31日晨7时起床工作,次日晚赴金华。枫桥大庙演讲,开座谈会

雕梁画栋,飞檐斗拱。诸暨枫桥古镇和平路,枫桥大庙气度不凡。孩子们在这里嬉笑游乐,戏迷爱好者专注排练,老人们聊着家常,一切如此静好。这里,是“枫桥经验”的诞生地。1963年毛泽东同志曾批示“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枫桥经验”由此成为全国政法战线的一面旗帜。

今天的枫桥,每一个人说起大庙,脸上写满自豪。他们记不清大庙的岁数,但清晰地记得,80年前,周恩来站在大庙戏台上振臂高呼“抗日救国”。

1939年3月31日上午,周恩来来到枫桥,抗日演说大会在枫桥大庙举行。当周恩来走上讲台时,整个大庙沸腾了,掌声经久不息。

长达40多分钟的演讲,周恩来用浅显易懂的话语分析抗日战争形势,讲述抗战必胜的道理,群众听得津津有味。

在谈到日本帝国主义时,周恩来说,“日本区区三岛,人力、物力都极有限。我国地大、物博、人多”,“日寇初来时气势汹汹,侵占了广大地区。但它侵入我国越深,占地越广,兵力就越分散,力量就越弱。只要团结一致、坚持抗日,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为了让老百姓听得更明白,他打了两个比方,“日本侵略我国,就好比在汪洋大海里游泳,游到哪里,水就包围到哪里,最后遭到灭顶之灾”。“日本侵略我国,就好比老鼠偷鸡蛋。蛋壳固然给咬破了,但它的头部却给蛋壳卡住了,再也摆脱不开”。群众听了这些通俗的比喻,发出会心的笑声。周恩来上前一步,指着身上穿的深黄马裤、呢军装问台下群众:“你们知道我身上穿的这套军装是从哪里来的?”台下静了一会儿,他笑着说:“这是从缴获的敌人服装中,拣了比较合身的一套拿来穿的。不要小看它,这是日军大校以上级别才够得上穿的高级呢料子呢!”一席话,台下群众爆发出欢笑声。周恩来举起拳头,号召大家努力抗战。“团结起来,坚决抗战到底”的呼喊声顿时排山倒海。

演讲一结束,周恩来又组织各界人士座谈,鼓励大家“努力干革命”“一切为了抗日”。

晚上9时30分,在诸暨县长夏高阳的陪同下,周恩来抵达诸暨火车站,赶赴金华。在金华指导抗战工作时,他嘱托当时的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刘英:“要加强绍兴党的领导,开展绍兴工作。革命可不要把我的家乡忘记啊!”

(绍兴市周恩来研究会原副会长何信恩对本文有贡献)

新闻链接

周恩来总理生前多次说——

“我是绍兴人”

周恩来总理对家乡绍兴,充满深情。一句“我是绍兴人”,流露满满的家乡情怀,寄托对故乡的深情厚意。绍兴人以周恩来总理而自豪!

在周恩来早年撰写的文章和他的个人档案材料中,他一直以绍兴人自居。1914年10月,他在撰写《射阳忆旧》一文时说:“余本浙人,自先大父为宦吴省,遂徙家而居焉。”1917年6月,周恩来从南开中学毕业,《南开学校毕业证书》上记载:“中学部学生周恩来,年19岁,浙江省绍(兴)县人。”1920年10月,北京华法教育会填发的《赴法勤工俭学介绍》上记录:“兹有学生周恩来,系浙江绍兴县人。”

在战争年代,戎马倥偬,周恩来心中始终牵挂着祖居地绍兴。他在演讲和与人交流中,多次称自己是绍兴人。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周恩来与浙江》一书,有许多这样的记录。1938年10月19日,在武汉举行的纪念鲁迅先生逝世两周年大会上,周恩来发表演讲时,他一开始就说:“我自己不是文学作家,然则我参加了文艺协会;同时在血统上我也或许是鲁迅先生的本家,因为都是出生在绍兴城的周家。”1946年9月,周恩来在会见来访的美国记者李勃曼时介绍:“我的祖父,生在浙江绍兴。按中国的传统习惯,籍贯从祖代算起,因此我是浙江绍兴人。”

据《周恩来与浙江》一书中收录的许多回忆文章记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未能再次回家乡,但每当遇到一些涉及绍兴的人和事时,言语之中,他仍时常流露浓浓的绍兴情结。1957年4月25日,周恩来在杭州中国剧院观看金华越剧团演出的越剧《孟丽君》后,对该团演员杨琴芳说:“我也是绍兴人,是你们同乡呀!我的祖母喜欢看戏,过去越剧叫‘的笃班’,我小时候,祖母带我看过这出《孟丽君》,它以前叫《华丽缘》。”

1964年春,周恩来出访亚洲十四国。有一次,他与郑怀贤医师共进晚餐。郑怀贤问周恩来:“总理!你是哪儿人?”总理笑着说是“浙江绍兴人”,还诙谐地添了一句:“那儿出绍兴师爷。”在座的人听后都笑了。

1969年4月上旬,周恩来去北京饭店拜访鲁迅二弟周建人时幽默地说:“建老!我已查过哉,你是绍兴周氏二十代嫡孙,我是绍兴周氏二十一代嫡孙,你是我的长辈,我要叫你叔叔!”

(周恩来研究专家陈惟于对本文有贡献)


作者:记者 何超群编辑:黄靖芳

  • 越牛新闻客户端

  • 绍兴网微信

  • 绍兴发布微信

  • 视听绍兴微信

  • 绍兴发布微博

爆料

新闻热线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zjsx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