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中心 您的位置: 绍兴网 >> 新闻 >> 绍兴要闻
“浙江头号悬案”嫌犯徐利昨日受审
“站在法庭上,我内心平静但充满悔恨……”
2017年11月11日 07:11:05
来源:绍兴网-绍兴晚报

核心提示:昨天,曾轰动一时的宁波绍兴系列抢劫杀人案在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宏伟担任审判长,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胡东林出庭支持公诉,足见这起案件的重大。

嫌犯徐利在昨天的庭审过程中时不时回头张望,以至于多次被法官提醒。他制造了这么多起血腥残忍的杀戮,但如今站在被告席上,内心似乎很渴望亲情。

这个杀人者为何如此疯狂?在法庭上他又说了什么?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随着庭审的深入,更多细节也浮出水面。

庭审直击

认罪:3多个小时的庭审,只说了一个“有问题”

昨天上午8点45分,离案件开审还有15分钟,但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号法庭内已座无虚席,案件被害者家属、全省十几家媒体,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和我市公安系统的不少人都早已坐在位置上等候。

9点时,穿着黑色毛衣、黑色裤子和黑色布鞋的徐利戴着刑具被带到被告席上。他中等身材,脸色看上去还算冷静,很难想象他就是七起骇人听闻的抢劫凶案的实施者。

对检察机关的指控罪名,徐利均表示无异议,他一直用低低的、有点含糊的声音回答着公诉人的讯问,偶尔会微微抬头回想。

说起徐利的犯罪,要从1993年9月临海台州医院的抢劫案说起。“我服刑期间得了脑膜炎,保外就医到了台州市人民医院,就是在这个时期熟悉了医院基本情况。”原来徐利是有前科的,1990年因在临海大厦偷皮衣和录音机被捕,被临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但这起案件的具体细节,徐利说已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偷了一件医生的白大褂潜入医院,用假手枪威胁值班人员,最后抢了8000元。当公诉人问到最受关注的宁波绿洲珠宝行抢劫案时,徐利的记忆才开始完整。

“我觉得宁波是港口城市,会富裕一点,我事先踩点过,知道他们人手少。”当审判长问徐利选择在宁波绿洲作案的原因时,他这样回答。他还交代说,在这之前去云南买了两把手枪,改装了消音器,打算抢劫时起威慑作用。然而案发时,虽然两名被害者已经被徐利控制,但因为头套被拿掉,脸被对方看见,他最终朝两人头部残忍地开了枪。

在法庭调查阶段,徐利对公诉人提供的证据及讲述的细节,认罪态度都很好,均以“是的”“没问题”予以回答。3个多小时的庭审时间,他只说了一个“有问题”并进行辩解。也即在2004年1月22日农历大年三十晚上,他去诸暨市第一百货商店作案的那次。他说当时有机会可以直接杀害被害人,但想到他自己女儿还小,心理压力很大,有点后悔之前犯下的罪行,所以他没有杀害被害人,只朝他的腿开了枪。

悔罪:自己的贪婪,伤害了他人、家人和社会

法庭上,徐利表现得异常冷静,对公诉人、法官和辩护人的问话均能迅速回答,思路清晰。当法庭播放他作案现场的图片和视频时,他时不时把头转向旁听席,似乎是回避,又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其实,从1993年到2007年,徐利犯案7起,杀害4人,心狠手辣、行事冷静是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可他犯下的罪行,妻子却完全不知。据了解,徐利结婚后,对家人称自己做药材生意,经常装作出门做生意一走数日,但事实上他没有工作,没有固定收入,离开家的时间不是去赌博,就是踩点作案,赌得山穷水尽了就再次作案。

2007年,诸暨嘉瑞珠宝行劫案被人发现没有得手。自从最后一次失手后,徐利不敢出去作案,之后一直待业在家。

“我因自己的贪念,在过去犯下了许多罪恶的错事。此刻站在法庭上,面对法律对我的制裁,我内心平静但充满悔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徐利这样说。他悔恨自己对金钱的贪婪,悔恨自己对他人的伤害,悔恨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

“我愿意向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道歉,愿意接受法律对我的严惩,来弥补对他们的伤害和痛苦。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再多的悔恨,也无法换回那些无辜人的生命。”徐利说。只可惜,这些忏悔的话,无法抹平受害者家属心中永远的伤痛。

庭审之外

妈妈遇害那年,他只有13岁

在这起震惊全国的系列案中,4名遇害人包括3男1女,年龄最大的61岁,最小的30多岁。昨天的庭审现场,有两名遇害人的家属前来旁听。

唯一一名遇害的女性沈某,出事时曾是台州临海一家银行的柜台职员,那时48岁。1994年7月22日,正好轮到她在单位值班,看守银行的金库。然而谁也没想到,她在银行营业厅内的临时床上,被穷凶极恶的徐利杀害。

“妈妈出事那年,我只有13岁,正在念初中一年级。”前来旁听的成竹说,他是沈某的小儿子。

成竹说,原本他父母都是单位职工,家庭条件还不错。然而,母亲死于非命后,全家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爸爸中年丧妻,心理备受打击,还要照顾我和哥哥两人,身心俱疲。家里少了一个人的收入,生活条件每况愈下,我的心情受到影响,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成竹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成竹一家慢慢走了出来,渐渐淡忘了这起伤痛。他也“子承母业”,后来到同一家银行上班。

今年4月1日,成竹到单位时,领导突然告诉他,杀害他母亲的凶手落网了。随后他上网浏览新闻,激动得泪流满面。当天,他赶到母亲的坟前,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

“我今天来旁听,只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对我母亲、一个正沉睡的女性如此残忍。”成竹说。然而,他没有得到答案,只在庭上看到了母亲惨死床上的照片,让他伤痛万分,泪流满面。

前来旁听的还有来自湖洲长兴县的潘雪明一家10余人。潘雪明的父亲何某曾是长兴当地一家金店的保安,1994年11月6日,他在值班时遇到了前来作案的徐利。朦胧中,这位61岁的老伯死于徐利的乱棒之下。

此外,旁听席上还有一群“赶热闹”的市民。“就想来听听,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个作案心理。”参加旁听的市民张先生说。

解读“多面罪人”徐利

徐利是个残忍的人。作案7起造成4人死亡,且手段极其凶残。他作案大都在深夜,在被害人没有反抗的睡梦中下了狠手。在使用枪支时,他专门选择受害人的要害部位下手。为了一己私欲,他心生邪念,使4个家庭遭受痛苦。宁波绿洲珠宝行的保安郑某当年被害时才30多岁。女儿痛苦回忆说,至今母亲仍然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中,不能自拔。

徐利也是个聪明人。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考上长兴卫校,足见其有聪明之处。如果不生邪念的话,他可以通过好好学习成为一名医生,为自己谋得一个好前程,走一条安稳踏实的人生路。然而因为自己的贪婪,他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把聪明用在了谋财害命之上。

按照徐利本人的辩解,他在诸暨市所做的一起案件中,他没有将受害人置于死地,主要是不想让出生不久的女儿知道有一个残忍的父亲。庭审时,他时不时回望旁听席,似乎在寻找那份亲情。

法庭辩论阶段,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胡东林语重心长地讲述了这起案件带来的启示:

首先,走好人生之路。纵观徐利的人生轨迹,他本来有多次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却一步步走错,渐行渐远,最终走上不能回头的绝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承担赌资,徐利一次次步入歧途,犯罪行径一次比一次恶劣,最终给亲人、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伤害,也葬送了自己的人生。对待人生需要小心走好每一步。任何一个犯罪行为,无异于在自己身体中埋藏一颗炸弹,炸伤别人,更会炸毁自己。

其次,心存法治信仰。徐利走到今天这一步,有他个人的责任,也是家庭乃至社会教育缺失导致的悲剧。徐利年少时有一个大家庭,但是家庭成员之间关系淡漠,缺乏关爱。这些都是促成徐利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的外部催化剂。每一个家庭,无论何时,我们都不能放松思想道德教育,从小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让他们懂得生命的价值,无论遇到何种挫折,面对怎样的打击,都不能迷失自我、灭失人性,要敬畏法律,心存敬畏,行有所止。

最后,斩断侥幸心理。20多年前,徐利第一次实施杀人抢劫时,限于当时侦查技术,未能及时破案。案件因为时间跨越20多年无法得到侦破,而被称为“浙江第一悬案”。今天的审判,如个别证人所言“终于可以告慰逝者”。那些企图铤而走险、负案在逃、顽固对抗社会的人,再狡猾、再凶残的犯罪分子,终究难逃法网。


作者:王晓宏 汤桂平 李颖 文 袁云 摄 编辑:陈文华
 
绍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绍兴网(包括绍兴日报、绍兴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绍兴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绍兴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绍兴网(包括绍兴日报、绍兴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绍兴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绍兴网联系。